快捷搜索:

在成龙拍的每一部戏里,就电影的呈现来看

  《天将雄师》这部电影,观众看起来的反应,跟成龙之前的电影大同小异:动作戏叹为观止,搞笑戏忍俊不禁,但这次的“搞笑戏”也许并不是成龙的本意,说白了,这次是笑场——“高僧”成龙直陈主题的婆婆妈妈没完没了,已经让当下的年轻观众,像《大话西游》里的小妖们一样,受不了了。虽然他的动作戏精彩依旧。

一开始我以为我看的是如《天国王朝》各民族相生相杀最终统一的故事,到后面我以为我看的是罗马帝国的《角斗士》故事,最后发现,原来这是一部“传教片”。

  虽然影片的构思来源于西域史上著名的“古罗马军团失踪之谜”,但对大多数观众(而不是历史学者)而言,却依然具有浓重的穿越剧味道,类似又一个关公大战外星人之类的奇观故事。

影片将两千年的东西方文明嫁接在西域,讲述了公元前48年的丝绸之路上,成龙饰演的大都护霍安和西域36个部同心协力击溃来自罗马帝国的侵略,两大帝国从此永结同好,并在丝绸之路上建成了骊城,以纪念这段友谊。

  古罗马军团大战汉朝军队,这个听起来就颇具商业噱头的创意,要想让人信服地呈现在银幕上,不是一件易事。就电影的呈现来看,以亚德里安•布罗迪为首的古罗马大军的影像呈现,与以成龙为首的汉人群体的影像呈现,不仅代表故事的正邪双方,在影片制作环节,同样高下有别。前者的影像呈现,凸显出成龙面对海外市场时展现出的不亚于好莱坞水准的电影品质,后者则体现成龙面对国内微妙的文化语境时,展现出的不惜啰嗦说教也要明志/正确的活报剧质感。很明显,前者是符合商业电影规律的做法,是成龙在商业制作上的水平体现,而后者就不用说了。

在成龙拍的每一部戏里,他都很厉害,富有正义感,当过无数个默默无闻的小人物,也当过无数次见义勇为的英雄。他爱说教,这几乎是他大部分影片的特点,在《神话》里宣扬保护文物,在《大兵小将》里渴望解甲归田的逃兵,《警察故事》系列里的呼吁关心子女家庭教育,甚至在《A计划续集》中,当革命党人劝说香港警察马如龙加入他们反对清廷的阵营时,马如龙的答复是回绝,因为“我不敢保证让成千上万的人抛头颅洒热血,最后换来的是什么”。

  比如成龙知道布罗迪的奥斯卡影帝光环,有助于增加影片商业质感,因此不吝于给他更多的篇幅和镜头,有事没事给这位大反派来点耍酷耍帅眉头紧锁的慢镜展示,为其设计的形象堪称文武双全。这位古罗马大王子经常来两句莎剧式的内心独白,居高临下地恐吓凌辱对手时,都是一脸痛苦的哲人腔;打起架来,这位爷武功更是深不可测,随时随地空手接白刃、钢刀插人胸,稳狠准,还带着优雅的轻蔑,简直就是好莱坞电影中完美的反派。而且凡是涉及到古罗马的战争动作戏,都给人以铁血冷冽的视觉快感,看得出来动作导演成龙没少花心思。也许是为了给北美观众一个像样的交代,凡是涉及到古罗马一方的戏份,无论从剧本配备,还是人物设计,或者露面时间等方面,资源上都极尽倾斜之能事。

戏内,他是打不死的英雄。戏外,成龙式的搏命演出,让他成为挑战香港动作传统的新势力,也是完全意义上的英雄。而在生活中,他是一个“大哥”,一个“家长”,有时还聊点和邓丽君的那些八卦。那么多人“跟着自己混”,他也似乎很享受这种被人看得起的感觉。年少的艰苦更让他明白成名的不容易。而英雄主义也从戏里渗透到生活中,他路见不平,曾在深夜把一个受重伤的人送到医院,半夜把小女孩送回家,与其说他好心,不如说他在内心渴望做一个英雄。也大方,甚至给“猪朋狗友“们借钱。

  而成龙这厢的情况就弱爆了,最让人出戏的就是,他不停用嘴连说带唱地宣扬多民族团结及和平友爱的大道理,大段不文不白、非今非古的道德说教,让人如坐针毡(跟布罗迪台词的精彩对比鲜明)。这自然也连累到这条故事线呈现的电影化水平。其实我完全理解成龙及其饰演人物的“止杀”苦心,但一味用语言来表达人物的内心,老是采取直白的主题讲述,不仅让这个人物沦为某种道德的符号,也让这种宣传的效果适得其反。

而今,他家长式的做派依旧没有变,依旧爱说教,依旧“爱和平“。在这次的《天将雄狮》里他扮演的是宣扬和平的都护府,也是英雄。正如他一直宣扬的“化敌共存”一样,这部片子用几乎主旋律的形式表达了 他的家国情怀。有人说他不是在演霍安,而是在演自己。那么这部片,出去酷炫的场景和激烈的打斗,也仅仅朴素地表达了对和平的向往而已。

  很多人曾举出当年《A计划续集》(1987)中,香港水警马如龙拒绝抗清革命党的革命邀约,转而维护港英治下的和平秩序(维护个体生命的当下生存权利,拒绝被所谓的崇高绑架),来证明现在成龙世界观的倒退。我的观点略有不同,我认为成龙一直就没变过,他的世界观标准从来只有一条,就是跟他的市场和观众主体保持一致,或者说跟他事业主要活动范围的主流意识形态保持高度一致。无论是当年的“拒绝革命”(成龙是两集《A计划》的署名编剧,续集更是第一署名),还是现在的“国家至上”,成龙都是一以贯之地为他所理解的“人民”服务。只不过在当年香港及东南亚的电影市场语境下,张扬个体权利是主旋律,在当下的大中国语境下(特别是政府部门对市场准入有最高发言权的前提下),团结和谐稳定是主旋律罢了。

细心的观众可能发现,影片有很多不合史实的地方。125分钟的影片,“除去片头和片尾的字幕,每一分钟都能发现一个谎言。”,可这一点也不妨碍它对和平美好主题的表达。

  主体故事环节的人物和情节引人入胜,主题表达环节的生硬说教让人笑场,二者之间的分裂,也许正体现出成龙作为一个国际功夫巨星,在当下国内文化语境下的努力与尴尬。在国际通行的商业电影镜语系统之下,他不得不加入某些“中国特色”的话语符号与引人联想的内心直陈,这本身无可厚非,但如果多花点时间和心思在剧本上,将这些主题用更视觉化、情节化的电影语言来巧妙展现,岂不是更好?

不喜欢的观众认为这部片 “拍了很多人的马屁”,”古装主旋律,成龙一身书记气”,” 成龙果然被中央收编了”,影评人也不留余力地进行猛烈批评。可这一点也不能阻止它取得很好的票房成绩,反正“骂“也是另一种宣传。

  另外,让我感到遗憾的是,作为影片重要场景和友谊象征的骊靬城竟然修完就弃之不用了。如果把古罗马大军攻城,两国义人联手守城捍卫正义作为影片的高潮段落,不仅照应前面双方联手修城的情节,也会让故事更封闭,类型更工整,戏剧感染力更强。而现在的设定,也许拍起来更省功夫吧,但戏剧效果却稀松了很多。(文 胡不鬼)   

毫无疑问,这是一部思想绝对正确的片子,可惜的是早在2002年张艺谋的《英雄》就表达过了,同样的毁誉参半。西汉骠骑将军霍去病说:“匈奴未灭,何以为家!”,这是中国人悲壮而迷人的家国情怀。而只要涉及家与国,我们总能从各个角度去解读出各种带有政治意味的诉求。比如霍安回家见妻子秀清,对老婆忧伤的谈起物价飞涨,公务员工资还是那么低,于是写信跟老板要求加工资。多么符合时政热点,不知广大公务员看了有何感想。

岁月不饶人,成龙也老了,即使还能摸打滚爬,却也招架不住那么多硬碰硬的打戏。印象深刻的是在影片中,他除了跟女人打,跟男人打,跟中国人打,还跟外国人打。兵器的相互碰撞,力量的相互较量,他还是拎起了他的老本行“打戏”,沙漠对决,飞檐走壁,以一敌百,时常化险为夷。他打得卖力,观众却看得累,一个威力锐减的大哥让我们感叹岁月的无情。

想起一次采访中他说,如果不拍这部戏他会后悔,因为失去了“演讲”的机会。“不为赚钱,只想在世上留下点东西”。 作为一位60多岁摸爬滚打这么多年的老电影人,有着浓重英雄情结的他,还是总会觉得要为下一代或者国家说些什么。同时这几年又是唱《国家》又是担任政协委员,形象越来越“政治化”,遭受诟病在所难免。

随着好莱坞电影带着美国式的爱国主义在中国电影市场所向披靡,有人认为,国产电影想要自强,必须自信,而自信的来源便是家国情怀。而想要拍出家国情怀,不能只靠说教式的对白,好的榜样是台湾的一部分电影如侯孝贤的《悲情城市》。

很可惜,国人的家国情怀早已淹没在现代大都市的灯红酒绿里。从《无极》到《夜宴》到《画皮》,国产,打仗,明星,古装,这些标签淹没了我们对国产片的希望,以至于对于同类型的片子实在无感,对好莱坞宝莱坞大片则趋之若鹜 。

说教,宣扬爱国情怀也要看观众买不买账。过于煽情无疑会带来反感。《战狼》也是一部爱国商业片,但至少故事讲述的方式很让人容易接受,观众也从心里觉得中国解放军就是这么牛。难道是《天降雄狮》讲的故事观众不喜欢?可票房又是何解?《天降雄师》在上映20天便取得了7.5亿元的票房佳绩,也许是因为约翰库萨克等大牌明星“国际脸”云集,在海外的放映也是票房与口碑双赢。它的成功,是主旋律的文化价值和商业市场的统一吗?

 “任何国家都有自己的主旋律,主旋律并不意味着假、大、空,只要真正接近人性的光辉,主旋律同样可以艺术化,获得人们的共鸣。”如果李仁港是为了利益所拍,凭借成龙的票房号召力,他成功了。

当然,除了他自身独特的“盔甲美学”, “维和共存”的理念似乎也成了他导演的风格指向。同样在《天降雄师》这部“维和武侠片”中,他再现了心目中的大侠,一如他理解的,“为了一个信念,做一些平时不可能的事,到最后把自己的生命放在一旁,为了一个公益他忘我去完成一件事情,完成也好,不能完成也好,这个就是武侠。”

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,电影想要走出电影国门,主旋律电影想要有市场,也要血肉丰盈,不能流于形式。没有真正的家国情怀,没有深刻的内容,国产电影的春天亦没有。

© 本文版权归作者  贾公子  所有,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。

本文由美高梅网址发布于影视资讯,转载请注明出处:在成龙拍的每一部戏里,就电影的呈现来看

相关阅读